80后和00后有多少人去蔬菜市场?他们需要的不是谈判,而是体

AI财经社 阅读:55962 2020-12-17 06:02:20

文章。 |邵蓝洁刘雪儿马微冰

编辑。 |孙静

从来没有一个行业,仅仅两三个月就成为追逐资本的风口,成为引人注目的舆论讨伐的对象,万箭穿心。最近,社区团购的网络巨头被人民日报评论的公共编号文章定义为低头捡六便士,不抬头看月亮。

事实可能更残忍。这个六便士不是捡来的,而是抢来的。被抢的不仅是卖蔬菜、卖水果的摊贩,还有社区周边的超市、供应链的弱者。

卖蔬菜这种古老的行为,突然受到冲击感到困惑,但这些进来的野蛮人明显不是卖蔬菜的——这也是舆论争论的地方。

狼来了

大量的钱撒在社区团购上,性质开始变化。大公司们经常使用的补助金战,进入购买蔬菜的民生领域时,被指控夺走了基层人民谋生的工作。

这个冲击波到底有多大?王晓燕的妈妈在二线城市的社区菜市场卖菜,从去年开始,市场人流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来访的几乎是附近的中老年人,年轻人很少。我妈每天的成交额比高峰期少了60%,虽然生意还能做,但是赚不到什么钱,打算关门转行。

图/视觉中国

她发现市场旁边的小超市建立了多个共同购买平台的自我提示点,吸引了很多购买蔬菜的客户,平台每天的特价菜和白送一样。王晓燕愤怒地说:很多人认为这种烧钱的商业模式是不可持续的,普通家庭能忍受一年没有收入吗?像我母亲这样的中专学历50多岁的中年人,让她做什么呢

李美在河南中西部县城卖菜,小菜店的收入养活了夫妇和上高中的女儿,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小菜店的收入就开始肉眼下降,去年11月,兴盛选的营业员找到了她,劝她参加团长。

李美说:菜店一定会受到影响,但你不做,别人也做,不用自己付钱,试试吧。她的判断依据是,实体店从去年开始形势不好,加上疫病,住宅区周边的流动人口减少,而且大家手头紧,买蔬菜是必要的,但是不想买蔬菜。

今年10月前后,美团、橙心优选、多买菜、十元团等在当地一下子出现,她前后又上线了5个,佣金收入已经可以支付小菜店的房租和自来水了,她甚至考虑把小菜店从小区门口撤走,搬到租金不那么高的地方。

李美分析说,经过疫情,附近的居民已经习惯带走,不在店里挑选。从价格上看,共同购买的秒杀价格确实比店铺便宜,相当于她的购买价格,但秒杀的菜和水果一般是萝卜、土豆、糖橙等季节性道路商品,其他品种的价格也不那么便宜。

李美每天分类的名单中,生鲜商品最多有1/3,其他的是粮食调味料杂乱无章,这些东西价格便宜,一看就想买,买几元也囤积,没什么用,但是想买。

不想顺势疗法的河北廊坊便利店老板沙航发现日子越来越难了。附近3公里以内,已经有很多店铺成为社区团购的自我提示点。与大平台疯狂补贴相比,沙航便利店的商品没有价格优势,小店的人流量越来越少,积压、过期的商品越来越多。这么多年来,我从北京和高碑店新发货,在社区团购平台上,卖的比我的价格便宜,不能竞争。

最近3个月,沙航发现便利店只剩下一些路客,大约一半的常客去社区团购平台购买更便宜的商品。狼真的来了。

巨头的真实目的是争夺用户和下沉市场,中国家庭月收入3000元以上的用户规模在2亿到3亿之间,这部分高价值用户的潜力已经被充分挖掘出来,想挖掘新用户和新消费习惯就必须向下移动,这部分人的价值并不高,但总比没有好。泸京资本基金经理吴悦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社区团购的商业模式没有完全流通,现阶段大型企业用钱购买潜在用户。

某网络巨头的中层人士坦白说:现在热闹得不正常。这不是确定的故事,不能算账。我们结束了,其实没想到特别透彻。但是行业这么热的时候,不能缺席。最后只是拉新,也很划算。

前天风证券数据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客户成本为153元/人,蚂蚁为535元/人,京东为758元/人。但是,通过社区团购的1元秒杀订单,平台最多补助金为3毛、5毛,即使是5万个订单,最低费用也是1500元,获得客户的成本可以说是地板价格。从这个角度来看,大公司关心的不是几捆白菜和几斤水果,而是新的流量翘曲。

关于变化是否由大型企业进入,不同的组有不同的解释。变化是早晚的问题,80后买蔬菜有多少砍价?他们都带走了90后和00后有多少人去蔬菜市场?他们需要的不是谈判,而是体验。社区团购创业者认为冲击是必然的。菜店不是因为社区团购发生了变化,而是因为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发生了变化,社区团购只是变化的加速器。

关于大型企业被垄断的帽子,上述社区团购创业者认为,以前的网络竞争销售、网络预约等是改善型的需求,现在的社区团购是基础民生的需求,不能完全取代原来的流通渠道,只剩下几个团体。

生鲜行业员工的担心是,当他们的规模达到一定程度时,他们会会购买某个地区某个类别的商品,或者用他们强大的供应链来确定商品的销售价格,许多生鲜商品就是这样,这形成了上流供应链的垄断。

蔬菜和水果的价格和销售价格取决于批发市场的多个供应商的到货量和到货价格,是多方共同形成的市场化价格,但他们达到一定的销售规模后,由于出货量大,价格从产地事先谈判,销售后,所有的价格都要对他们看。

监督部门也关注这一趋势,最近南京市市场监督局发布了《电商菜社区共同购买合规经营通知书》,规范了电商平台经营、共同购买组团长的责任、进口冷链食品的标准等,其中特别是低于成本的价格

被切掉的蛋糕,被打破的商业生态

一个人的命运取决于个人的努力和历史过程。

现在,历史过程来到蔬菜市场,蔬菜经销商成为舆论的c位,成功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但社区共同购买现在冲击最大的是脆弱的实体零售,特别是超市——因为经销商可以变成团长,超市只能关闭。

图/视觉中国

我们不排斥在线企业进入零售业,但他们的做法野蛮,不动就吃亏卖东西,前期用补助金拉流量,不到几个月,实体零售就扛不住了。赵力是北京连锁生鲜超市运营负责人,最近与同行交流时,发现二三线城市的同行们现在头疼。

现在社区集团最疯狂的几个城市是长沙、武汉、南昌、济南和太原,这几个地区的伙伴很快就支撑不住了,资本的力量很可怕,买很多菜三个月就在太原建立了一个年销售100亿元的物流体系赵力告诉AI财经公司,二三线城市的同行,比去年的销售大致下降了20%,更多的是30%。一般实体零售企业净利润在1%-2%左右,毛利率在20%左右,即使销售下降了10%,基本上也会吃亏。

据上述生鲜业者介绍,河南地区的生鲜业务规模比去年至少下降了30%左右。当然,冲击不仅来自社区团购,还来自包括生鲜电子商务在内的在线平台。网上流量增加,订单增加,网上一定会被蚕食,最终反映在批发商和供应链的一环。

这种影响可能持续多久?生鲜传说CEO王卫说:短期属于(大型)进入期间,大量的促销和密集活动必然分流市场,长期观察,生鲜对运输、保管要求高,单纯集团难以保证质量要求。

王卫的超市也在进行社区团购,但一直不温不火。现在业界发生爆炸性的状况来源于补助金。长期大量补助金,很多业界和店铺都会萎靡不振止补助金的话,用户只能选择落后高价的团体。

内蒙古包头市区150平方米的社区超市有点扛不动了。据上司慕容歌川介绍,由于住宅区周边客流稳定,5年来收入稳定,每月销售额10万元左右,每年房租8万元,暖气费1万元等费用(夫妻俩的人工费不计),每年可以赚15万元左右。

周边社区团购发展后,他家业绩越来越差,6月份客户有2009人,11月份下降到1574人,6月份新客户有760人,11月份有502人,6月份收入9万元,11月份下降到7人。五万元。

没办法,从12月开始慕容歌川放下副食和蔬菜,只卖联合购买平台不能销售的烟草。烟草销售额为50%-60%,毛利为6%-7%,房租不够。今年可以保证房租。我最多赔偿一年,就不干了。

慕容歌川也很清楚竞争状况,住宅区本来有3家小超市可以生存,但现在共同购买平台正在开发宝母团长,共同购买得到340名团长,这一点的利益肯定不够。更重要的是,他平时忙于开店,宝母最好小心团购。而且,宝母几乎没有成本,每天挣五十元也能免除个人情绪,店里四五年的老客人不来了。

这种变化正在悄悄发生,但一线城市还很难感受到。 到达了。到达了。

反击

社区团购似乎很受欢迎,所有烧钱的地区都没有草。但是,没想到第一枪的不是料理店和超市,而是供应商。

在被《人民日报》命名批评的同时,快速消除粮食粮食品牌了。华海顺达首先发布了《关于禁止向社区团购平台供应公司供应的通知》,之后卫龙也发布了类似的通知,通知中对公司明星单品设定了指导价格。另外,中粮可口可乐饮料(新疆)有限公司、益海嘉里(乌鲁木齐)食品有限公司、新疆天润乳业销售公司等企业也发布了类似通知和公告。

据《新销售》报道,为了防止价格混乱,伊利等品牌分公司曾经发动员工订单购买,到店收货。

图/视觉中国

有些品牌商已经开始调整自己的战略。湖北某地方酒企销售负责人李茂田透露,他们给团购平台的价格很低,一瓶酒只能赚几美分,每月只能赚3000元左右。

但他们仍然重视团购平台,希望开拓湖北以外的市场。我低价是为了不让其他品牌的经销商生气,我们重新制作了没有招商的品牌和商标,酒是一样的。

以养猪闻名的国家重点农业领导企业的员工也向共同购买平台提供,但产品规格与其他渠道区别开来。

不同渠道有不同的专用商品,这似乎又回到了电器商兴起的初期,品牌商面临着网上吵架时的困境。太阳下没有新事物,同样的处方,同样的味道,价格竞争引起的竞争,大公司能出来吗?

从现在的战局来看,基本上形成了以美团、拼音、京东、箱马为中心的领导羊结构。在这种结构下,从上次的社区团购死者堆出来的兴盛最好背靠京东,十元团拥抱蚂蚁,其他团(为房地产公司、地区集团等孵化)小吵大闹,个人创业团转向炮火结构。

大公司的优缺点各不相同:美团地推能力强,擅长稳定,但生鲜供应链和仓库比较弱的供应链胜过很多,但物流能力不强的京东在供应源、物流方面优势显着,但地推能力和接地气需要补课。

有人期待着推进能力最强的美团,有人期待着大量的流量,有人期待着在仓库物流中完胜各家的京东。所有这些都可能在2021年上半年得知。

。 但是,现在舆论和政策风向给这场赌博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大公司们的六便士,还能捡到吗?

(根据回答者的要求,文中李美、赵力、慕容歌川、李茂田、王晓燕是化名)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户AI财经公司原创生产,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都不得转载。违反者必须调查。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