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虹能源信披瑕疵多,前控股股东曾多次虚开发票

金色光goldenshine 阅读:49153 2020-12-10 20:03:25

四川长虹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长虹能源,证券代码:836239.OC)目前正在申请精选层挂牌。经我们研究发现,公司自身信息披露多处存疑,包括将受让取得发明专利披露为自主研发、关联方曾全资持股主要供应商却不承认这一关系、与供应商购销数据存在差异、行政处罚涉嫌账实不符等。另外,公司前控股股东临近报告期末将公司转让,这家前控股股东曾涉及多起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被“客户”曝光财务造假。

前控股股东涉多起虚开发票案

长虹能源成立于2006年,主要从事环保锌锰电池和高倍率锂离子电池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其中以碱性锌锰电池和圆柱型高倍率锂离子电池产品为主。据公开发行说明书披露,2017年至2020年1-6月,长虹能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81426.74万元、107073.04万元、141681.62万元、76994.02万元,归属净利润5403.31万元、6187.34万元、10473.00万元、6412.24万元。经营成长性看似不错。

长虹能源目前的控股股东是四川长虹电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虹集团”),而事实上,长虹集团几个月前才接手长虹能源。长虹能源前控股股东是上市公司四川长虹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四川长虹,证券代码:600839.SH)。四川长虹公告显示,2019年12月13日,长虹集团与四川长虹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四川长虹将其持有的长虹能源70.68%股份协议转让给长虹集团,交易完成后长虹能源控股股东为长虹集团。由于长虹集团就是四川长虹的控股股东,因此股权转让前后,长虹能源的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更。

在公开发行说明书里,长虹能源没有对前控股股东四川长虹作过多披露。但四川长虹作为长虹能源报告期内的控股股东,其违法违规情形仍需要关注。2010年2月,四川长虹被前员工范某实名举报虚增销售收入,引起舆论关注。根据绵阳高新区人民法院作出的刑事判决书,1997年12月和1998年12月,当时作为四川长虹销售主任的范某,在没有真实交易的情况下,为浙江金华金信经贸有限责任公司开具115份增值税专用发票,票面价税合计2322.52万元。随后,四川长虹对虚增收入的质疑全盘否认,表示范某要求公司为其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罪名平反,在要挟不成的情况下四处散布不实言论,重伤、诋毁公司声誉。

随着四川长虹对外界质疑的公开回复,这一风波渐渐平息。不过,四川长虹在其后的时间里却依然存在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情况。安徽省郎溪县人民法院2017年8月21日对安徽中讯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中讯通”)实际控制人郭振杰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一案作出一审判决。2014年12月,为虚增销售利润,四川长虹的郑某请求安徽中讯通帮四川长虹“过一下账”,即在没有真实交易的情况下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增加四川长虹年销售业务量。双方协商确定,安徽中讯通因开票产生的费用全部由四川长虹承担。在开票期间,四川长虹制作了虚假的货物流相关凭证,郭振杰安排安徽中讯通财务总监配合四川长虹伪造了资金流。2014年12月至2015年5月期间,四川长虹向安徽中讯通合计虚开了124份增值税专用发票,票面价税合计27443.23万元。

(来自安徽省郎溪县人民法院)

四川长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还不止于此。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年8月20日对深圳市华恒通供应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华恒通”)与四川长虹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长虹网络”)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作出二审民事裁定。长虹网络是四川长虹的子公司。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发现,深圳恒华通转入长虹网络的合同款项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深圳恒华通明知是不真实的交易,利用长虹网络虚开的增值税发票到税务机关骗取出口退税。

(来自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受让专利却称自主研发,不承认与供应商关联关系

长虹能源自身的多处信息披露也存在疑问。据公开发行说明书披露,子公司长虹三杰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虹三杰”)的201611179446.0号发明专利“一种智能家居用锂离子电池的制备方法以及电池”为自主取得,即自主研发。但国家知识产权局却显示,这一专利的原申请人与发明人是自然人常宸,2018年12月21日,常宸将专利申请权转移给了长虹三杰。这一事实充分说明,长虹能源在公开发行说明书中对专利来源存在虚假披露。值得一提的是,长虹三杰是长虹能源2018年3月收购来的子公司。据重组报告书披露,无形资产评估增值较高的原因之一是考虑了已获授权的专利和申请中的专利。这是否说明,长虹三杰受让取得的发明专利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交易价格?

(来自长虹能源公开发行说明书)

(来自国家知识产权局)

在采购方面,长虹能源称,前五大供应商中,除关联方四川泰虹科技有限公司以外,公司与其他供应商不存在关联关系,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与核心技术人员、主要关联方及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也未在该等供应商中拥有权益。但事实果真如此么?

2018年和2019年,嘉兴市凯力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力电池“)是长虹能源前五大供应商之一,采购商品为碳性光身电池,采购金额分别为6560.28万元和4583.17万元。工商信息显示,凯力电池原股东深圳市飞狮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狮电池“)对其100%持股,2018年11月飞狮电池将所持凯力电池股权转让。而据长虹能源公司公开发行说明书披露,飞狮电池正是自己的主要关联方。这一点直接“打脸”长虹能源对主要关联方未在主要供应商中持有权益的说法。

(凯力电池工商信息)

(来自长虹能源公开发行说明书)

同时,据公开发行说明书披露,长虹能源2019年向第二大供应商新乡天力锂能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天力锂能,证券代码:833757.OC)采购金额7534.50万元。但是,天力锂能2019年报却显示对长虹能源的子公司长虹三杰销售金额7758.62万元。在天力锂能对长虹能源销售过程中,长虹能源对原材料验收入库,并确认存货,此时天力锂能满足了收入确认条件,确认销售收入,那么双方披露的采购金额与销售金额理应相等。那么现在二者的披露出现明显差异,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来自长虹能源公开发行说明书)

(来自天力锂能2019年度报告)

此外,长虹能源可能还涉嫌账实不符。据公开发行说明书披露,2019年1月11日,嘉兴市生态环境局向子公司浙江长虹飞狮电器工业有限公司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因其废气未经处理擅自排放,决定处以罚款12.60万元。这笔12.60万元的罚款理应确认在2019年的营业外支出中,但营业外支出明细显示,2019年除对外捐赠、非流动资产处置损失以外的其他营业外支出仅4.47万元,很明显少于环境污染罚款12.60万元。

(来自长虹能源公开发行说明书)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