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上风华:从新见汉画像石拓片感受汉代的深沉雄大

澎湃新闻 阅读:29573 2020-11-19 14:18:39

原标题:石上风华:从新见汉画像石拓片感受汉代的深沉雄大

汉画像石被历史学家翦伯赞称为“绣像的汉代史”,鲁迅对此则有“唯汉人石刻,气魄深沉雄大”的赞誉。

由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主办的“石上风华 — 新见汉代画像石拓片展”近日在华东师大中北校区图书馆举办,呈现了近40幅较为罕见的、且具有文献和史料价值的珍贵汉画像石拓片。据悉,这些拓片均出自《石上风华——徐州新见汉代画像石拓片选》一书,展览选取了近十几年来苏、鲁、豫、皖交界处新发现的汉画像石图像,特别是一些在民间流传过程中被拓印下来的经典拓片,对深入研究汉画像石有着一定的意义。

汉画像:凤鸟·异兽图

汉画像拓片局部

汉画像石是汉代人雕刻在墓室、棺椁、祠堂上的以石为地、以刀代笔的石刻艺术品。画面内容包括神话传说、典章制度、风土人情等各个方面。雕刻形式常见减地平雕加阴线刻、浅浮雕、阴线刻,偶见凹面刻、高浮雕和透雕。汉画像石题材广阔,内容丰富,寓意深刻,不仅展现了当时社会生活和物质文化的方方面面,而且突出反映了阴阳五行思想、神仙信仰以及儒家伦理道德观念。历史学家翦伯赞曾说:“这些石刻画像假如把它们有系统地搜集起来,几乎可以成为一部绣像的汉代史。”汉代画像石风格质朴浑厚、简率大气,也正如鲁迅所言:“惟汉人石刻,气魄深沉雄大”。

除图像、纹样外,部分画像石上还刻有文字榜题,内容涉及图像的名称;墓主、祠主的生平事迹;祠、阙、墓的建造年代、建造缘由、出资人及价值;出资人对祠主、墓主表示敬意或哀悼之辞和吉祥语;建造祠、阙、墓及雕刻画像石之工匠的籍贯、姓名。榜题文字长短不一,短者数字,长者几十甚至几百字。

展出现场

汉画像石集中分布于四大区域,即山东、苏北、皖北区,豫南、鄂北区,陕北、晋西北区,四川、滇东北区。此外,浙江、重庆、天津等地亦见零散遗存。不同地区的画像石在题材内容、雕刻技法、形式风格上具有鲜明的区域特色。

地处江苏北部与山东交界处的徐州出土有大量汉画像石,汉代是徐州历史上最为辉煌的阶段。汉高祖刘邦是沛楚人,刘邦眷恋故土,将这块重要的土地分封给异母弟刘交,并沿袭了项羽时“西楚”的称呼。汉代的楚国与王室有非常密切的关系。两汉四百年间,徐州是皇亲国戚的聚居之地,豪强之家生时姿意享乐,极尽其欲,死后则崇仰厚葬,加之崇仰鬼神,迷信好名之风甚盛,多爱把自己所崇拜、爱慕的东西在墓中雕刻成画。汉代徐州经济发达、文化繁荣,这一切为画像石艺术的产生提供了政治、经济、文化的基础。

徐州汉画像石 (注:非此次展品)

徐州汉画像石的发现有一百多年时间。清代同治年间吴世雄在沛县发现画像石可以看做是徐州汉画像石发现、收藏的端倪。近一个世纪以来,徐州地区发现的大量汉画像石、汉画像石祠堂、汉画像石墓葬,为国内外学者研究提供了丰富的资料。

汉画像石艺术的流传与鉴赏,大都是以拓片的形式存在,张道一先生称之为“拓印画”,并且认为这种拓印画是一门独立的艺术门类。此次展览的汉画像拓片都选自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研究所副所长朱浒的《石上风华——徐州新见汉代画像石拓片选》一书。朱浒主要从事美术考古、艺术市场的研究和教学工作。他认为,近年拓片造假的很多,有仿刻原石以假乱真的,有用水泥或者石膏翻模拓印的,此次展出的拓片是他在见过原石且确定石头的真实性后才原拓装裱后照相制图,保证了拓片的历史真实性。

汉画像:西王母·祥瑞·人物图

汉画像:仙境狩猎·异兽图

以下为《石上风华——徐州新见汉代画像石拓片选》的前言:

汉代不仅有一部文字记载的历史,还有一个图像表现的世界。

《说文解字》就产生于东汉。这部书对汉字的产生、来源、功能都做 了详细的论述,并对每个汉字造字的文化意义进行了解释。 文字可以描述一个真实的世界,如《史记》《汉书》《后汉书》《淮南 子》等,就记载了汉代波澜壮阔的历史风云画卷与汉代人的思想观念。但文字的记载总是有一种间接性,它的描述要靠人们的想象才能产生真实具 体的形象。 汉画像是一种雕刻在石头上的具体生动的图画,它真实而形象地表现 了汉代人的生活、思想、观念与理想。

文字是一种象征性的符号系统,需 要花很大的精力才能掌握;图像则是人类通用的语言。汉画像表现的世界,可以被最普通的老百姓所认识与欣赏。 对汉画像石的记载在汉代就有了,以后的历史记载绵绵不断。如宋 代的金石学就有一些汉画像石的记录,但囿于当时的历史条件,这些记载 只是一种侧重文字的说明。当时没有照像术与摄影术,也没有现代印刷技 术,他们更加重视的是文字资料,图像自然被边缘化了。

汉画像:车马出行图

清朝乾隆时期,黄易等人重新发现了山东嘉祥武氏祠堂的画像以后, 对汉画像石的研究逐渐达到了一个高峰。这一时期出版了一大批涉及汉 画像研究的著作,如翁方纲的《两汉金石记》,毕沅、阮元的《山左金石志》,黄易的《小蓬莱阁金石文字》,王昶的《金石萃编》,冯云鹏、冯云鹓的《金石索》,瞿中溶的《汉武梁祠画像考》等。这些著作对汉画像石 图像的著录,或是刻画外轮廓线,或是用木板、石版仿刻汉画像,既不能 表现汉画像石原石“浑沉宏大”的气势,又往往在细节上失真,虽对汉画 像石艺术的传播起到重要作用,但毕竟离原作相去甚远,只是一种“戏 仿”,带有一种戏谑的稚拙色彩。20世纪考古学发达以后,对汉画像石的 著录、出版、研究才渐渐走上正轨。特别是新中国建立以后,不仅出版了 《中国汉画像石全集》《中国汉画像砖全集》,一些省、市、县还编辑出版 了一大批图录。 随着中国社会的改革开放,各地大兴土木,开山劈岭、铺路架桥,盖 大楼、建新城,不断从地下挖出许多新的汉画像石。由于不是科学的正式 发掘,故往往散在各地。甚至一些不法分子盗掘汉墓,有的汉画像石被弃之不顾,也有一些汉画像石被民间收藏者收藏。 由于我从小就对美术作品有好奇心,又长年生活在汉文化的发源地之 一——徐州,便对汉画像石产生了研究的兴趣。

汉画像

汉画像石所表现的汉代人丰富多彩的生活场景、神奇瑰丽的神话想象、拙雅浑朴的雕刻技法等等, 都令我感到艺术性十足。其中的一些奇禽异兽、各类怪物灵异,也令我迷 惑不解。 现在看来,汉画像石以其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画面,在没有摄影的时 代,承担了摄影的功能。汉画像石以其瑰丽的想象与虚构,生动、具体、 夸张、变形地描述了汉代人的理想世界,此中充满来自于远古的神话传 说与英雄故事,天地间的生物被灵性化了,各种奇禽异兽充斥其中,与人 的行为建立起一种“天人合一”式的互动关系,虽然是一个想象的神奇世 界,却表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理念。 汉画像石被历史学家翦伯赞称为“绣像的汉代史”,被美学家王朝闻视为一种“难以匆匆理解的艺术”,被思想家鲁迅赞誉为“深沉宏大”。今天在视觉文化”“图像理论”“图文互释”的理念指导下,汉画像石又以 崭新的面貌进入人们的视野。

汉画像

本书是一本极有价值的汉代图像史,选取了近十几年来苏、鲁、豫、 皖交界处新发现的汉画像石图像,特别是一些在民间流传过程中被拓印下 来的经典拓片,选材严格,可以补《中国汉画像石全集》的不足。 这个图集与以往出版的汉画像石著录相比有以下几个特色。 首先,选取的图像大部分比较罕见。其中近一半是没有发表过的,从 而具有文献与史料价值。 其次,选取的图像都是在真实的汉画像石上拓印的。作者在见过原石 确定其石头的真实性以后才去拓印,虽代价高昂,但保证了拓片的历史真 实性。

近年拓片造假的很多,有仿刻原石以假乱真的,有用水泥或者石膏翻模拓印的,这其中的奥妙,初涉此道的人或许并不知晓。 再次,所选汉画像石拓片,都是原拓装裱后照相制图,不是从其他 资料或图库上复制的。拓片是一种再创造,每个拓工甚至每张拓片的拓印 方式不一样,其艺术效果是不同的。汉画像石艺术的流传与鉴赏,自古以 来,大都是以拓片的形式存在,张道一先生称之为“拓印画”,并且认为这种拓印画实为一个独立的艺术门类。 从整体上看,汉画像全面表现了汉代人的生活,是一部汉民族文化的形象史诗:从日常生活到神圣的信仰,从安居乐业到残酷的战争,从吃喝 玩乐到衣食住行。为了读者理解方便,也为了研究者需要,本书把所选图 像分为六大类:分别为神祇 · 仙人;人物 · 故事;灵异 · 祥瑞;生产 · 生 活;车马 · 出行;建筑 · 装饰。分类的过程其实就是研究、确定、理解的 过程,希望这个分类能对读者理解汉画像石、走进汉代人的生活起到导引 的作用。 汉画艺术,格高韵古;中华瑰宝,民族之魂。 让我们走进汉画像的世界,去触摸汉代人的神奇世界。

《石上风华——徐州新见汉代画像石拓片选》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