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变了,邓小平当年心心念念的这张“王牌”,今天怎么打?

上观新闻 阅读:77263 2020-11-19 12:02:13

习近平总书记对浦东提出“增强全球资源配置能力,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的要求,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就要更好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增强资源配置能力,提高对资金、信息、技术、人才、货物等要素配置的全球性影响力。

增强全球资源配置功能,是总书记要求上海着力强化的“四大功能”之一。此次把这个要求摆在与创新、改革、开放并列的位置,意义更不一般。要理解此中深意,就要认真审视当下所处的历史方位。

30年前,中国发挥劳动力、土地等要素丰富廉价的禀赋优势,成功融入国际分工体系,东部沿海地区也率先受益。借助经济全球化的东风,浦东从一片农地变成璀璨耀眼的明珠,昔日泥泞不堪的烂泥渡变成财富涌流的聚宝盆。不过,时移世易,21世纪头20年走完之后,经济全球化遭遇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的挑战,开了几十年的顺风船连遭顶头风,传统的要素型开放模式步履维艰。

与此同时,一些新的竞争态势也日渐清晰:要在未来国际竞争中占据有利位置,不仅取决于自身拥有什么要素,更在于能够吸引和集聚什么样的全球要素;不仅取决于自身拥有什么资源,还取决于能配置和调动什么样的全球资源。正因如此,优质资本、先进技术、高端人才等全球优质要素和资源,正成为各个国家、城市争夺的焦点。

同时,但凡具有生命力的系统,都需要同外界进行能量、物质或信息等要素的交换。城市是有机生命体,上海作为经济中心城市,身处改革开放前沿,理应成为这种交换、交流的关键节点。

上海历来重视国际资源,也拥有良好的基础。邓小平同志在谈及浦东开发开放时指出:“上海是我们的王牌,把上海搞起来是一条捷径。”几乎同一时间,上海又启动建设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其指向正是提升全球资源的吸引、集聚、配置、运用能力。

在全球化新形势下,今天要吸引优质要素的难度更大。一个不可忽视的特征是,高端和创新型要素对流入目的地的环境格外敏感和挑剔,他们不满足于一般的“优惠政策”或是“低廉成本”,而是对一地的制度政策、综合环境有着更高要求。说到底,不拘泥于经济体的某个单一指标,而是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的综合比选。

因此,增强全球资源配置能力,其背后是一座城市多方面综合实力的提升。我们需要以创新的思维,推进更高水平的开放,更深层次改革,破除影响要素高效配置的阻碍,为各类要素充分流动畅通渠道;要通过城市的整体升级,构建更具吸引力的规则制度和环境,增强对优质要素的吸附力、影响力和辐射力。

同时,关键要素的牵引效应亦有待放大。金融是经济的血脉,也是上海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特有优势。在持续深化“五个中心”建设过程中,要特别注重强化金融的作用,通过搭建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等方式,加大对国际资本要素的吸纳,巩固城市的“头部”资源。不仅如此,跨国公司掌控着全球生产要素和资源,上海本就是跨国公司地区总部最集中的城市,如何大力发展更高能级的总部经济,打造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的重要枢纽,亦是未来发展一大看点。

上海有志于成为国内大循环中心节点和国内国际双循环战略链接,并以创新型经济、服务型经济、开放型经济、总部型经济、流量型经济为着力点。增强全球资源配置能力,是一项需要长期坚持的工作。依托“五个中心”、总部集中等优势,背靠祖国广阔的经济腹地,拥有国内超大市场优势,上海有望构建起一个巨大的引力场,对优质要素形成强大的吸附效应。

栏目主编:朱珉迕 文字编辑:孟群舒 题图来源:新华社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

本文刊于11月19日《解放日报》,原题为《增强全球资源配置力,打造优质要素引力场——论学习贯彻总书记在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庆祝大会上重要讲话精神⑤》

来源:作者:解放日报评论员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