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虚拟货币,改写了很多人的人生

EMBA 阅读:3275 2020-11-19 08:03:54

作者:MacKenzieMcAvoy编辑:元一清淮

区块链,虚拟货币,改写了很多人的人生。

既有暴亏、浪费财产的人,也有财富自由人生的顶点的人。

代币、筹资、白皮书、交易所……屏幕上经常滚动的数字,在集体聊天中不断激烈讨论,证明了人性对金钱、财富的最原始贪婪。

人们尝试嗅吸,意识到市场变动的新风向,但在成为有钱人之前,往往会通向陷阱。

血腥残酷,是资本游戏一贯的底色。

本期显微故事由某空气货币交易员亲自讲述

在他参加的BOX33项目中,他如何选择韭菜的人,在市中心租豪华的办公大楼,装修俱乐部,引导你进入瓮中,在他们最贪婪的时候,一刀斩断。

项目结束后,这位驾驶员实现了人生的翻转,不仅还清了自己借的数百万债务,还在他手里增加了佛珠。

以下是他的真实故事:

为了还债走不回路

大学毕业前夕,我炒比特币亏百万

我毕业于某三所大学的金融系,走普通路线,就业市场只有搬砖头的生命。

我不想过穷累,看不到出路的日子,上学时自愿找机会赚钱。

那几年,我推进了各种各样的项目,POS机夹克,校园贷款,扫脸支付等,渐渐认识了所谓的金融家。

那些大男人做的是不流入的工作,但往往不正当是最快的方法。

他们只买了几年车,随意进出高级俱乐部,我梦想像他们一样做几个项目,赚了很多钱。

最初的机会出现在2017年下半年,当时我读了大学四年级,比特币价格首次暴涨:从3000美元到约20000美元,涨幅达到634%。

我有预感,发财的机会来了!

当时,比特币、以太网坊等主流虚拟货币已经上升到数万元,对学生来说可以说是巨款。

我一个人入场风险太大,我平时热衷炒股的同学合作,分配成本和风险。

前期,我们确实赚了钱,我们一两个月赚的钱可以支撑应届毕业生一两年的收入。

当局者迷茫,被暴利冲昏头脑的我们,不相信这些钱是靠运气赚来的,当时是牛市,只要头脑在线,闭着眼睛就能赚钱。

我相信自己的技术很好,虚拟货币市场只有技术方面,几乎没有基本方面。

。 更何况,我们是学习金融专业的学生,具有天然优势,看k线和布林通道的操作,再加上本来顺利的行情,就像鱼得水一样。

看着账户资产的增加,我已经开始计划未来,打算在25岁之前赚一辈子的钱,洗手退休,馀生玩游戏,喝酒。

为了在牛市结束前赚几张票,我们把赚的钱全部投入市场。

加上场外配资和地下钱庄贷款,一共筹集了100万美元的资金,增加了20倍的杠杆。

图片。 |当时的交易记录

过去的收益在充满信心的同时,也蒙蔽了我们的眼睛,选择性地忽视了风险。

2018年2月,比特币暴跌到7000美元,牛市势头已经走了,我们一下子成为了上位的接盘侠。

当时平仓挂空票,多少能挽回损失,我们还抱着后期上升的幻想,看着账户被强制平仓,本金失去了精神。

到目前为止,没能在毕业前实现财务自由,还背负了数百万外债。

年轻人有理想是件好事

没有必要和钱一起去

币圈凉了,我要从别的地方筹钱还债。

我大致计算了。每月至少要挣3万美元才能达到最低还款额。否则,面对暴力催款,家人也会参与。

在我的学历和背景下,找不到收入这么高的白领工作,真的去快递哥哥,我觉得没有面子。

。 更重要的是,我在同学和朋友面前多次夸耀,说自己做金融赚了很多钱。

如果让他们知道我失败了,我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想想,还是灰色产业油水多,翻盘的可能性大,真的要还清债务,必须从这里开始。

这时,以前带我去POS机夹克项目的上司正好找到了我,说喜欢块链这个韭菜地,打算做新的虚拟货币(以下称代币)项目。

图片。 |当时的项目截图

我一看项目介绍,就知道这是骗钱的招牌,只是包装比较完善的资金盘。

我以前做的校园贷款也不光彩,至少可以说服自己。来借钱是自愿的,不能说坏话。

卖代币是故意骗取别人的钱,这两者的性质完全不同,暂时无法跨越良心的障碍。

但是上司只用了几句话,很快就想打开了。

他说:现在的社会,不是赚别人,而是赚别人,年轻人不需要和钱一起去。

我认为人没有钱,这个社会不笑贫穷,有钱,很多烦恼已经不是烦恼了。

目前这个项目缺德,但晋升高,我有经验,是为我量身定做的致富之路,那种对财富的渴望蜂拥而至,再次。

我建议自己,股市庄家做盘子也不是吗?

金融市场你喜欢我,上当受骗只能怪自己没有头脑。撒谎不是错的。抓住把手是错的。只要我仔细计划,就不会抓住把手。

我就这样成为了代币项目的伙伴。

人的一生中有无数个混蛋的机会

我只是抓住了其中一个

我们的代币项目主要落地广东二三线城市,我要说服投资者购买我们的代币,从中提高。

我们将该项目包装成类似基金的资产管理产品,有50期准备阶段,每天1期,每期稳定增长1。7%。

虽然听起来不高,但从第一期开始全仓杀入的话,最后的收益率达到85%,可以加倍。

图片。 |资产管理产品必须经历五十期的准备

而且,我们声称这个代币最终会在虚拟货币交易所上市。

我向客户说明,总是用股票打新。例如,新股的收盘价几乎上涨,购买是赚钱,虚拟货币上市也稳定赚钱。

这种说法,懂行的人一听就知道站不住脚。

首先新股也有暴跌,其次虚拟货币市场机制远不如股市完善,可以说虚拟货币的价格没有保障。

但会出现这种疑问的人,本来就不是我们的目标客户。

项目整体的设计构想,乍一看很高,但稍微考虑一下,就会发现到处都是漏洞。

白皮书看起来很介意,其实是直接从别的欺诈项目中抄写的,名字也没怎么变,在网上搜索就会发现破裂

官方网站上的项目创始人演讲录像,只是在老外在绿幕前读了原稿,连语法都不通,澳大利亚总部更不存在

公司还在城市最繁华的商圈旁租了两层办公楼,接近200平米,外层刚装修好,看起来很气派,其实租金很便宜。

我们把这个地区包装成俱乐部,客户可以用购买的代币在俱乐部消费,咖啡、葡萄酒、简餐齐全,乍一看还是那样。

其实,标价几百元的葡萄酒只是撕开标签的超市商品,还有明显摇晃的VDT(饮食)的标志。

咖啡是淘宝买的,19。9元1英镑包邮,进入俱乐部成为4、50元1杯高级咖啡。

我们还包装了几辆车,主张将来开展网络预约服务,只能用项目代币支付。

实际上这些车都是员工和上司的私家车,只是贴上项目的标志,不能接受订单。

我们故意明确痕迹,排除专家,懂行的人大多有能力和人脉,集中维权很麻烦。

图片。 |我当时的朋友圈截图

只有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即使进洞也无处不在,是韭菜的绝好材料。

我们招聘的销售都是基础出身,有人需要钱,有人想改变命运做事业,总之赚钱是最重要的。

他们的交际圈复盖了学生、服务业的员工,收入不足税收征收点,也没怎么接触过金融产品。

我的客户中有一部分是同校的弟弟妹妹。我们学校的学费很高,但学生家庭一般,有赚钱的不安,还补助金,赡养父母。

这种紧迫感容易使他们在高收益率的项目中失去理智,看到有介事的白皮书、高级信用背书,容易上钩。

图片。 |我们的项目Box33官方网站

我们还建立了流通系统,让客户邀请新成员,分裂,积累的钱增加了。

随着项目一期推进,项目方收割韭菜的日子也越来越近。

我一遍又一遍地洗脑自己,有时看到弟弟妹妹一步一步地被带进洞里,多少有点不忍心。

代币登陆交易所前夕,一位师妹过生日,邀请我参加生日宴会。

我知道她把所有的积蓄都投入项目,为我拉了几条线,心情复杂,只能一杯一杯地喝酒,很快就醉了。

。 在醉眼模糊的时候,我听到师妹感谢地回忆起我带她去项目赚钱的过去,终于不由得借酒婉转地说了心里的话。

上市后的操作有点复杂,你们没有经验,不顺利就会吃亏。现在也赚了一点钱,最好早点退出。

实际上,项目方为了避免风险,从一开始就预约了小笔基金,到了中后期,如果有人发现迹象错误,就用基金回购他们手中的代币。

同时,清除人,相当于交封口费,不要引起别人的警告。

这是韭菜能全身而退的唯一机会。

关于妹妹是否抓住这次登陆的机会,我管不住。毕竟,我必须保持业绩。

生日宴会后不久,项目方按时实现约定,在着名的虚拟货币交易所上市,但不是主板,而是交易所下面的子平台。

这个平台几乎都是空气货币和资金盘,金额巨大,实际上和冥币没什么区别。

项目方本来上升到400%后撤退,但没想到操作激烈,靠拢后每天上升幅度在100%左右,最高上升幅度达到2200%,超额完成目标,成功地在上位监禁了很多散户。

最初的投资者利润最高达到4070%,成为块链行业媒体的顶尖。

我的财团活跃的成员去俱乐部喝酒,感谢他们赚了很多钱,也有人开始担心这么大的横财应该怎么花。

我印象深刻的投资者是理发师,最初只投入了一点闲钱,后来被账本的收益冲昏了头脑,把房子买给他的结婚房和车拿去抵押,全部进入项目。

代币上市后,他一下子成为了百万富翁,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小组里炫耀在市中心买新房,换新车,走上人生的顶点。

直到他看完房间,试车,虚拟账户的代币也不能转移。

图片。 |财团群聊截图

我们告诉投资者,如果现在允许出售的话,散户会踩踏,货币价格会下降。这个解释虽然前言没有后语,但是胡乱堆积的专业名词还是威胁着他们。

在此期间,项目方完成夹克,准备跑步。

代币上市初期高价炒作,根本没有成交量,项目方资金撤出后,代币价格暴跌6150%,低于筹备阶段第一期上市价格。

财团中有些人不想意识到这只是项目方面技术问题引起的暂时价格召回,相信价格回到顶峰后,他们会成为大庄家。

有人迎来困难,乘机复印,我们的账户陆续增加了数万美元。

图片。 |当时组中罕见的理解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代币价格接近0时,他们的幻想终于被现实打破了。

那个理发师的家被法院没收,他自己被高利贷逼得走路,出门前还在小组里哭着对不起父母,不应该相信我的人面兽心。

图片。 |群里的人意识到财富梦想破灭了

我告诉自己,项目约定的85%前期收益和交易所的发售已经完成,发售后的价格从未保证过,也从未保证投资者账户的代币能够立即销售。

项目上市前,揭露我们的文章已经铺天盖地,甚至有些人不认识财团。

他自己选择性地无视,这又能怪谁?

整个项目的总收入保守估计在2000万元以上。这还没有包括交易所切韭菜的收益。

我和项目方相比,最多只能喝汤,但这汤三个月内还清了几百万元的债务,从城中村搬到市中心的高层公寓,项目方的战绩不言而喻。

图片。 |韭菜们想提取代币的时候,多处于被拒绝的状态

这些韭菜惹麻烦的时候,项目方早就改变了办公室,人们去了大楼。

但是,项目方面的幕后上司没有收手的意思,打算重建团队,继续扩大业务。

新公司还在做块链,很多客户都是从上一个项目中选出来的。

呼叫给还有钱的人打电话,带他们去内幕组,说专业的驾驶员老师带他们去赚钱。

说白了,股票喊单群的老路,只是换了虚拟货币的壳。

图片。 |上市后,拉盘子暴跌是普通的课程

所谓老师先带他们赚点钱,然后诱导他们参加徒弟班,转移到指定的平台上操作。

如果用户想转移到这个平台上,就会成为项目方案板上的肉。

项目方向左手倒右手,可以引起虚拟货币价格的暴跌,加上135倍的开始杠杆,用户被强制平仓是自己的事情。

我偶尔去这些喊叫的小组,竟然发现了几个老顾客,在小组里讨论了如何转出平台上的钱,他们似乎还没有发现自己被同一个小组骗了两次。

这样的头脑还想赚大钱,估计只有上当的部分。

但是,这些小散步家已经看不见了。

现在我跟进的是大客户,他们在上一个项目投资资金大,没有和我交往过,是下一个韭菜的合适人选。

这些客户没有那么容易撒谎。我改变了投资咨询的模式。借他们的钱在正规平台上炒数字货币,赚了一半,损失了他们的自负损失。

如果什么时候做不到的话,公司会把他们圈在自己操作的小平台上,让他们赔钱,带着钱跑。

我偶尔会想起那个邀请我过生日的师妹,尽管我们还留着彼此的微信,但她从来没有回复过我送给她的消息。也不用说大家都知道。

现在我得到的金额越来越大,得分。 成份的比例稳步提高,日子也比日子好。

我知道真正的上司总是躲在背后,最脏最累的工作是我做的,什么时候东窗事件发生,第一次被挡枪的一定是我。

但是,我不能回头了。一旦人们体验到快速赚钱的成就感,他们就很难保持自己的心,为别人工作。

只是,现在我手里有很多佛珠,偶尔去寺院拜拜,希望被欲望吃掉的日子迟到。

人的一生有无数的机会成为混蛋,我只是抓住了其中一个。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