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回归舞台,导演李六乙:熟悉的存在,陌生的美感

澎湃新闻 阅读:48430 2020-10-16 16:31:26

原标题:《家》回归舞台,导演李六乙:熟悉的存在,陌生的美感

2020北京人艺《家》剧照。本文剧照摄影:李春光

10月15日,北京人艺纪念曹禺诞辰110周年系列活动的重磅之一,曹禺名作《家》在首都剧场上演。

距离该戏2011年首演过去九年后,这片舞台艺术的热土再度迎来《家》的回归。该戏由李六乙导演,是他着眼舞台真实,回归人精神世界的二度创作。尤为值得一提的是,93岁的老演员蓝天野此番作为“A角”饰演冯乐山再度出山。北京人艺老少咸集,四世同堂般的超强阵容,令《家》的“压卷之意”着实倍增。

2020北京人艺《家》剧照。

“九年前我们排的比较扎实,而这次在表演上应当实现一点飞跃。”导演李六乙介绍道。作为巴金原著、曹禺改编,两位大师通力创造的当之无愧的戏剧瑰宝,李六乙之于大戏《家》可谓慎之又慎。昔年首演时,他曾提笔写下“我爱我《家》”。今次重排,则重提“真的原则与美的理想”,“我希望你们能看到这些似乎熟悉的存在,但更能感到这些陌生的美感,性之美情之美……家是美丽的,尽埋葬在我们的觉与不觉中。”

2020北京人艺《家》剧照。

2020北京人艺《家》剧照 剧中的蓝天野饰演戏中伪善淫佚的冯乐山。

93岁的“冯乐山”:令人心生惧意,乃至切齿痛恨

《家》被称为曹禺的“第五部经典”,从巴金的小说到曹禺的戏剧的流转,这种改编成就了《家》在戏剧史上毋庸置疑的经典地位。在曹禺诞辰110周年之际上演这部作品,导演李六乙认为这十分有意义,“曹禺先生在《家》中完成了从文学到戏剧的质的飞跃。” “文学的文学性在阅读者的想象中,戏剧的文学性是现场发生的,这是一种曹禺先生的创造性,是独有的。在近代的文学改编上很难超越。”在巴金和曹禺奠定的深厚文学基础之上,这一版《家》完成了对“人”的回归。“巴金曹禺提供了真实的人,回到真实就是回到人的精神世界、情感世界。”挖掘人,展示人性,展示美,是这次《家》希望能带给观众的戏剧体验。

93岁的老艺术家蓝天野携手米铁增、荆浩、卢芳、张培、苗驰、原雨、雷佳、邹健、吴娱等人艺四代演员登台,这样四世同堂的传承在话剧舞台上难得一见,导演李六乙认为这既是文学、戏剧的内容需要,也是中国戏剧和北京人艺的需要,“文化的延续需要人来实现,通过一代一代的创造,完成这种文化的传承。九年前的阵容基础再加上部分新演员的加入,使《家》的剧组真正像一个大家庭。”

2020北京人艺《家》剧照。

饰演反派冯乐山的蓝天野,九年之后,以93岁高龄再登舞台,本身已经是舞台奇迹。他出场之际,一句“秒啊!”,直若说出了台下观众的心声。而他举重若轻的表演,将“老树婆娑 生亦尽矣”的“伪善人”,那外表风雅内心淫佚的嘴脸刻画得可谓入木三分,让看惯了他慈爱“高知”形象的观众不免一时惶惑,继而心生惧意,乃至切齿痛恨!米铁增从高家的五叔“升级”扮演高老太爷,他将封建家长的局限和慈爱的内心展示给观众,让人对于这位旧式家长有审视也有同情。扮演觉新的荆浩和扮演瑞珏的卢芳,相比九年前,已经毫无疑问地成长为舞台的中坚力量,二人之间不仅默契更足,对于角色的体验也更见细腻。

2020北京人艺《家》剧照 张培则刚刚结束了《雷雨》中蘩漪的演出,化身梅表姐。

张培则刚刚结束了《雷雨》中蘩漪的演出,化身梅表姐,再次出演这一角色的她用更加沉静和克制的表演突显了这位女性的美。而扮演觉慧的苗驰和扮演鸣凤的原雨,也在这九年里各自“升级”为人父母,这使得他们的表演融入更多生活体验,更加富有层次,把人物的生死之爱与悲剧的美感演绎得更加深刻……再加上新进入剧组扮演觉民的雷佳,由上一版觉民“升格”为三叔的邹健等,每一位家中的演员,都带着自己的感悟,重新去塑造角色,用导演的话说,“九年过去了,演员的生活体验更加丰富,这些感受加入进来,让角色更有质感。”

舞美惊艳 “孝悌”高悬:“家是宝盖下面一群猪!”

舞台上“孝悌”高悬。

“经典能让我们去发现自己,曹禺就在那儿,你去找自己。”导演李六乙称,九年之后,《家》的再次排演,不是一种重复,而是有了新的感受认识和突破口。在此次的舞台呈现中,不仅演员的表演更细腻,更有一些大场面的戏有明显变化,演员调度,舞台样式的调整,代表了一种新的诠释,“这些变化让观众更有想象的空间。”导演称。而观众则可以在兼具写实与诗意的戏剧氛围中,感受人性的美与力量。

舞台大幕被做成一堵墙的样式

一堵高墙,一潭败荷。澎湃新闻记者现场观摩后,深感此番舞美设计美轮美奂、细致入微。首先,舞台大幕不再是惯见的红幕,而被做成一堵砖墙的样式,在这出四幕剧每一景间变换时垂下、拉升,不仅令剧中雕梁画栋的四川成都的高公馆遮掩其间、包围在内。更烘托出北伐前夜,全国上下压抑难言的社会氛围。尤为值得一提的是,通过舞台升降,此次竟生生在观众面前营造出一潭荷花,觉民与鸣凤月下私会时,圈圈涟漪、荷叶尖尖,一朵荷花兀自绽放,而后高公馆风云突变,满目所见也遂成一潭败荷……

展区图片资料。 展区资料图由澎湃新闻记者 王诤 翻拍

回首当年,巴金的小说《家》自出版伊始,即在文坛上引发激烈讨论,书中的某些情节,诸如鸣凤投湖、觉慧出走等都在读者和研究者的心中留下深刻印象,之后更是被改编为电影和话剧,不断地被搬上荧屏和舞台。作家曾说小说中的高公馆住宅区是有“老家”原型做依据的,唯有“花园是出于编造和想象”。他在《我的老家》中是这样描写的:“门前台阶下一对大石缸,门口一条包铁皮的木门槛,两头各有一只石狮子,屋檐下一对红纸大灯笼,门墙上一副红底黑字的木对联,‘国恩家庆,人寿年丰’。”《家》的舞美设计显然对此考究颇多,而不论置景如何变化,舞台左右上方高悬的“孝悌”二字都掩映在剧场灯光变幻中亘古不变,凸显了封建礼教下剧中人物的宿命感,正如剧中人物觉慧所说,“‘家’,是宝盖下面一群猪。”

展区图片。

9月24日,著名戏剧家曹禺(1910年9月24日—1996年12月13日)诞辰110周年的当天,北京人艺用他的代表作《雷雨》纪念自己曾经的院长,并由此正式开启一系列的纪念活动。眼下这部《家》,可谓北京人艺的接力之作。首都剧场内,此次也特为设置了纪念展区,以便观剧的观众可以重温曹禺戏剧的历史沿革与其人其事。

展区一角。

另据悉,此轮《家》的演出将持续至10月25日。

2020北京人艺《家》剧照 剧中的蓝天野饰演戏中伪善淫佚的冯乐山。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