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柳业绩再创新高,从几万到百亿就这样炼成

投基手艺人 阅读:67473 2020-10-16 12:05:56

冯柳的高毅邻山1号成立于2015年11月,根据wind数据,截至2020年9月30日,复权单位净值为4.857元,今年以来涨幅为39.61%,最近三个月的涨幅为4.90%,最近一个月为-5.16%。

高毅邻山1号业绩表现

看其年度回报和月度回报,更加令人赏心悦目。考虑到其数百亿的管理规模,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属难得。

高毅邻山1号的年度和月度表现

冯柳对于市场有超高的敏感度,以下是其对于自己投资风格和市场理解的一些分享,很坦诚,也很真实!

1、市场投资风格的划分

冯柳:市场的投资风格分为三种类型。我更偏好第三种投资风格,但也希望尝试第一和第二种投资风格。

一是大家都知道它好。投身到大趋势之中,核心是把握宏观、把握牛熊、参与到风格牛市之中,这种把握能力最难得、要求最全面,需要多因素多变量判断,但回报也最高最快。难点在于稳定,因为因子和变量都太多了。

二是别人不知道它好但你知道、或者是别人都知道它好但你知道其实更好。这需要对个股有深入的研究,通常是专业人士、资深的基金经理等,这种能力需要积累和机缘,回报高且效率也不低。难点在于积累与机缘都是高门槛,且很难重复,毕竟你懂这家公司不代表也能懂另一家。

三是大家都不知道它好的。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但因为大家都不知道它好,所以它就没有相应的定价,如果还是不好,那也亏不了多少钱,而万一好了却可以挣到不少。这种方式从整体上看回报不高且效率最低,好处就是没有门槛,只要把心气放平就可以了,完全是一个碰运气的体系。如果这是一个经常会发生变化和有意外发生的增量世界,那这种方式会比较容易有意外之财,如果是一个固化的存量环境,就会很沉闷且没有惊喜,而如果是一个减量的环境呢,那就会有点危险。

2.要投资有增量和变化剧烈的行业

冯柳:行业是否在扩容和发展期,是否分出了胜负,有没有变局和反复的可能,如果有,那找到有利基支撑之处去等待可能性,这个阶段研究的准确性会降低,因为条件值会经常变,比较适合博弈。行业如果固化了,就是指座次已定,无法博弈但研究的可靠性升高,可以投资于结构化的机会。减量就是泥沙俱下,研究和投资的价值都不复存在。

3.选股最看重的是不是有市场机会

冯柳:大家都看的基本面我也会看,但我把市场是不是有机会看的最重。例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大家都在研究淑女有多好,用各种学术去评判,而我首先考虑的是她有没有嫁人?有几个人在追?光研究她好是没用的,关键是要掂量一下这只个股是否有市场机会,有机会它的好才有意义。我不太强调判断,我是让市场推着我去选择的。我筛选个股比较快,但会跟踪很久。

不到位的研究还不如不研究。当时回A股的时候,在底部选出了很多后面的大牛股,但我跟我的助理讨论的时候,大部分都被我们否掉没有买,包括后来表现抢眼的科技龙头股、游戏龙头股,都是先选出讨论后放弃,然后涨起来很多后才理解。事后我也在反思,为什么好票都被研究否定,不好的反而留下来了,主要原因是留下来的票大家都不熟,就没人提反对意见,而熟悉的票在底部往往伴随着理直气壮的偏见与负面信息。因此,我要求研究时只做框架性分析,因为如果你对它的认识没有达到非常高的层次,很容易被信息牵引,成为被信息驱动的低等生物,那还不如回避信息。

4.成长才是最大的价值

冯柳:如果成长和价值可以预定的话,那肯定是成长股好。成长才是最大的价值。难点是价值和成长有时会转换,如果你错判成长并以成长股的价格买入了价值股,那应该就是股市里所能碰到的最大风险了。

成长股投资是需要锐度保护的,你得识别出成长的锐度,同时还需要对其不断跟踪与验证。前者我偶尔能做到,但后者需要付出较大精力,在有更省心机会的时候我可能会优先其它类型。投资价值股的好处是你可以期待它变为成长股的可能性。不应该仅是出于价值低估去关注价值股,不要去占市场的便宜,你可以要求估值保护,但不能寄望于估值回归,因为这很可能永远不会发生。

5.购买有瑕疵的公司至少有两点好处

冯柳:我买的公司有时会有点瑕疵,这会带来两点好处,一是利润来源于瑕疵的消失,二是由于买在低位,即使错了也不会亏大钱。商业模式更应看重竞争力与格局。

6.交易需要有安全边际和交易纪律

冯柳:交易需要有安全边际和交易纪律。根据我的体系,价格大幅向下变动后就必须要无条件地动起来,要么加要么减,不加就要减,没有中间状态。如果加了那自然摊低了成本,如果减了那就降低了仓位,这是一个无条件的行为机制,主要是强迫自己去面对和解决。其实很多时候大家都能看得清楚,往往是拖延和麻痹令自己陷入了深渊。交易不要怕犯错。犯错不重要,哪怕一动就错,也远比丧失行动力要好,因为后者会令人无力且自欺欺人、越陷越深。

7.交易时要能做到心动即行动

冯柳:对专业的投资者来说,得出结论和判断不是件太难的事,但人总是不愿意面对痛苦,总希望在更舒服的状态下去解决问题。市场经常是处在不如意的位置上,这就容易造成拖延和回避,所以一定得给自己设定行动机制。把交易难度给分解掉,大的行为做不出来那就做小行为,先获得行动力最重要。我做交易时,特别强调心动即行动、随心所欲,要有心理建设的能力,把自己从对错得失上抽离出来。

8.弱者理论其实就是重常识而轻能力

冯柳:打个比方吧,平地走路人人都会,这并不难,但如果人们站到高楼的边缘去走路,大家可能都会紧张到无法迈步,这是因为得失巨大到足以令人动摇心性。不是说能力不重要,会跑的肯定比只会走的要快,但很多时候大家还没到赛跑展示能力的阶段,而且真到高楼边缘,会跑和会走可能并没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被恐惧控制得无法行动。只要你要求的回报不是特别高,大部分时候回归本能与常识就很好了,关键是清明心性、不被得失牵引。这是向内的能力,只要求自己就能获得,向外的能力需要资源和机缘,并不完全取决于自己。

9.追涨是一种强者的体验

冯柳:看下跌股票的好处是可以有很多时间思考,不至于被市场催促着去行动,且在风险暴露的情况下不容易有意外。如果那个股票是之前有深刻理解的,那么在上涨期买入其实是提高效率和准确度的方式。有时候可能之前研究过但错过了,后来被时间和市场教育后有了更深的理解,这种情况我是不介意追涨的。如果没有之前的跟踪铺垫我就比较少去追,主要是不想把自己放到陌生环境中去面临诱惑以避免冲动。

关键你得清楚是运气体系还是实力体系。在实力体系中,要善于集中突破,放胜负手,毕竟好不容易有了几个了解的机会,不全力抓住就太浪费了。我持有了较长一段时间,天天感受它的涨跌逻辑,这其实是一种强者的体验。在合适的机会就进行模式切换,这并不冲突。当然,考虑到我的能力和积累不够,多数情况下我还是遵循“运气体系”不去追涨的。

10.频繁交易是为了平息情绪

冯柳:频繁的调仓换股较多主要和自己的知识积累不够有关,看到机会又担心错过,那只能先上车再慢慢思考学习。利润一定是来自正确的选择且持有不动,动就意味着纠正和改变。

当然,交易可以平息内心波动,没买的时候渴望拥有,思考的客观性难免受到影响,得到后,怕被伤害的担忧又会产生,在反复中认清自己。我不是个很理性的人,极度情绪化,所以交易有时也是平息情绪的方式,先满足一个无法克制的贪婪与恐惧,然后再找到真正的需求,进入贤者时间后才能知道是否是真正所爱,这是我需要反省的地方。

我是长时间满仓的人。由于我满仓的风格,这会造成每当我有个新主意的时候都得卖一点老股才能买入,所以会给人变动频繁的感觉,但其实每一次都是长期投资的视角与打算,无奈是主意太多钱太少。另外,由于我很少调研,所以对有些变动信息往往不能及时掌握,主要是在赔率高的阶段去承担不确定性,在部分演绎后基本面需要更多假设的时候,又不能通过紧密的跟踪去消除意外,所以就很容易在股价还有很大表现前离开。

11.持仓并不是限于小盘股

冯柳:我大部分持仓都是在公司遭遇利空或下行趋势时买入的,这种情况会比较容易买到足够的量,有的公司我都买到临近举牌线了,但从开始买到建仓结束,通常只会波动10个点左右。价格是抢出来的,只要没人竞争,资金与筹码其实干扰不了市场。价格只是通过资金与筹码来反映,真正影响定价的是人心与情绪。

我不是风格选手,对行业和市值大小都没有偏好,现在的持仓从几十亿到几百亿上千亿乃至万亿市值的都有,比如就有一个超过万亿市值的大蓝筹一直是我前几大重仓股,只是大家在公开信息里看不到而已。小市值公司更容易进入十大股东为外界所关注而已,但是实际上的持仓占比往往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高,加上披露出来的持仓是不完整的,有不少重仓股未被披露,所以参考价值不大,无需太过重视。

12.逆向投资不是去找冷门股和垃圾股

冯柳:要找高关注度低买入度的股票,要拥抱人群,到群众中去,和而不同就可以了。我是一个有很强框架认识但知识积累很弱的人,很多时候会因为知识与信息掌握不充分产生扭曲,旁人照着我做的去模仿肯定是会有大问题的。

13.基金规模大有助于保持业绩的稳定和持续

冯柳:市场中不乏规模小更容易做的说法,其实未必全然。小资金对人的心性和运气要求更高,因为机会变多,诱惑也随之变多,更容易诱发出内心的贪婪与恐惧,也更容易陷入侥幸从而做出违背原则和纪律的事情。另外,在小规模的时候你面临的是存亡生死而不仅是荣辱盈亏,这是完全两种性质的压力,未经历之人很难想象体会。此外,小资金的外部资源更少,更容易暴露自身能力的不足。“小规模更容易”往往是错觉或只是某特定打法的适配而已。对逆向投资者来说,规模大才能更好的发挥体系的作用,避免运气不佳和情绪冲动的偶然性影响,更容易贯彻自身意图。

14.要抵御港股的低价诱惑

冯柳:每个市场有其风险偏好和运行机理。不占市场的便宜是我的信仰,占便宜是需要支付对价的。同样的商品在不同的市场卖不同的价格是很常见的,股市也一样。相对贵一点说明这个地方更能体现它的价值,从我过去的多次经历看,选贵的带来的回报反而更多,我很庆幸抵御住了港股的低价诱惑而没有放弃自己的体系与原则。

15.不要为市场波动而焦虑

冯柳:市场波动时心情肯定不好,只是没有达到焦虑的状态。我是一个高度情绪化且不太有自制力的人,很多人以为我压力会很大,甚至有传闻讲还可能抑郁,我说那怎么可能,自己一向是零压力,因为有问题发生就去解决掉它,不会有问题和情绪的积累。如果解决不掉呢,那更没有压力了,说明这超出了你的能力,已经不适合面对这个事情了,人没必要为自己配不上的事情而焦虑。如果你不配这个金钱与名声,那越早放弃越好。想得到和维持自己不应有的东西是很不明智的行为,这就是贪婪和恐惧。我们最绕不开的是自己,要善待自己,要令自己感到轻松幸福愉悦,为了某些并不本质和重要的方面去勉强,导致自己失去了喜乐,这就太想不开了、太执迷于物了。

现在大家对我评价很高,我否认就说我是谦虚,但身边亲友却是相反的评价。我工作不忙,大部分时候都比较悠闲,公开场合很少,偶尔会接到去做分享的邀请,这种情况一般会拒绝。主要是不知道该说什么,都是依据常识在做,好像没有什么是特别需要指出的,就像一个人如果总是去说1加1等于2之类的正确但无意义的话,那听众肯定会觉得极其无聊。你问到我可以回答,但是你让我说,我不愿意专门去说。

16.更多的是应对而不是预判

冯柳:我脑袋里没有宏观的概念,当然不是说宏观对我没有影响。我不会去分析和判断宏观环境,能少操心就少操心,但我只是淡化日常的判断,主要的方向还是会关注的。

我对主要的风险和机遇区间的感知是比较到位的,这主要来源于我不参与对宏观大势的利用和把握,反而更容易体会到自己内心的感受,否则你的心可能会随着得失对错而剧烈摆动。这就是个测不准的市场,你参与了就不容易看清楚,不参与看清楚又没什么帮助,我更强调的是应对而不是预判,让风险与机遇推动着你去前行,而不是你去无限的追逐,该去哪该怎么换都是被动应对,不去操太多心。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