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人民币,还是拿美元?

张玮昆仑宏观 阅读:3756 2020-10-12 14:03:55

美元对人民币中间价的趋势性变化发生在6月1日以后,从那一刻起,人民币相对美元就连续升值,而参考SDR篮子货币的汇率指数却不是单边行情,在整个七月反倒有过连续贬值的情况(如图1)。这意味着,近段时间人民币相对美元的汇率升值,并非内生使然。

其实很好理解,这一轮人民币升值的根本原因,在于美元指数进入贬值通道(图2)。美欧在今年3月启动了新一轮量化宽松,超发的货币自然会压低美元汇率,倒推人民币升值。相应地,从3月至今,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大幅增长(图3)。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联储扩表是从3月下旬开始的,同样也是美元指数走弱的拐点,为什么人民币相对美元的汇率从6月1日以后才开始升值呢?这是因为3月上旬“美元荒”的发生伴随着包括美股在内的大类资产价格急跌,当联储注入流动性以后,短期资产价格存在超跌反弹的机会。市场短期仍需追逐美元以“抄底”(图4阴影部分)。

通过上面的分析可以得出结论:美联储启用的新一轮量化宽松压低了美元汇率,是倒推人民币汇率走强的直接原因。且由于市场因素,人民币汇率反应相对滞后,真正相对美元走强发生在启动QE的两个月之后。


10月12日,央行将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率降至零,抑制汇率过快增长。四季度汇率的核心变量在于中美关系和新冠疫苗研制进展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自6月初以来已显著升值近6%,央行再次使用价格型逆周期调节工具稳定市场预期。央行决定自2020年10月12日起,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20%下调为0。

这是继2018年4月央行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上调到20%后,再次恢复至0。远期售汇业务是银行对企业提供的一种汇率避险衍生产品。企业通过远期购汇能在一定程度上规避未来汇率风险,但由于企业并不立刻购汇,而银行相应需要在即期市场购入外汇,这会影响即期汇率,进而又会影响企业的远期购汇行为。

此时调降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率,降低企业远期购汇成本,有利于增加购汇需求,在一定程度上平缓汇率升值幅度和速度,更好地实现汇率稳定和双向波动。


相比短期,中长期更难预判的一大原因在于中美金融博弈结果未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美元的世界霸主地位并非轻易可以取代

以往,美国通过借债方式向全球派发美元,自身过上了富足的生活。但现在,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美元的支付和投资属性正受到冲击。一个典型例子:新冠疫情发生后,中国连续向外输出包含口罩在内的医疗物资,上半年防疫物资出口增长40%。这些物资需要人民币支付,这就催生了短期人民币追逐意愿。此外,美国大肆宣扬的重商主义去全球化,也使得原本作为支付手段的对美进口、企业投资和移民投资大幅降温,这些链条的收紧自然意味着美元作为支付手段的遇冷。某种程度上,美国发起的“去全球化”可谓是在为美元自掘坟墓。因为去全球化不仅斩断了经贸链条,更是斩断了美元向外输送的通道,使得本国的美元“水漫金山”。

作为储备货币,至少应该具备两方面特征:一是担任全球债权人,有助于扩大这种货币的使用和鼓励将其作为储备外汇;二是具有货币稳定的历史,减少外界对汇率波动的担忧。现在看来,美国的这些特点不像过去那么明显了:一方面,美国在全球产出和贸易所占的份额已经下降,早就不是世界其他国家的净债权国了;另一方面,它的净国际投资头寸是个大大的负数,公共债务飙升和政府功能失调,在金融体系的各个角落播下了对美元的怀疑。

那么,人民币能否击败美元,成为国际货币霸主呢?回顾历史,一种货币取代另一种货币成为全球货币霸主只发生过一次,那就是美元取代英镑。可惜的是,取代英镑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美国的产出早在1880年就超过了英国,而美元直到60多年后被纳入布雷顿森林体系后才明显占据主导地位,这证明了原先占主导地位的货币不会轻易被赶走。正因于此,未来相当长时间都不大有可能出现某种货币将美元击垮下台,毕竟相对于对手而言,美元并不像想象的那样脆弱。尽管美国国内面临种种问题,但欧元区和中国也面临着各自的债务问题。

更为重要的是,传统汇率分析框架还忽略了一个重要环节——地缘政治。当年英镑作为全球货币霸主,是因为英国凭借金融、工业和军事实力成为当时全球一体化的核心。半个世纪以来美国复制了这一做法——作为新一轮全球化的核心,美国在经济、科技和军事实力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即便特朗普的“去全球化”和民族主义损害了长久维系的全球化联盟,但美元崩溃的可能性依旧不大。毕竟从历史经验来看,上一次美元指数的贬值,发生在2002年至2008年间,在6年时间里下跌了40%。那时也有很多人预测美元会崩溃,但实际并没有发生。只要美元仍然是世界储备货币,只要它在国际结算机制(石油、黄金、国际贷款等)仍占据主导地位,美元就不会出现灾难性场景。中性预期下,美元会经历一段相当长的震荡,人民币汇率也将维系高位下的双边行情。


对于中国而言,最重要的是保持人民币汇率的相对稳定,增强资本市场的“安全感”

美元走弱、经济复苏、人民币资产吸引力提升是促使人民币升值的三大原因。乐观主义者认为,人民币升值配合金融市场的不断开放,我国有望迎来国际资本的持续关注。

客观上讲,国际资本能否进入中国市场,取决于多种因素,其中一个重要环节就是人民币汇率是否稳定。从货币政策的角度,中美之间的正向利差,可谓是“稳汇率”的主要因素。此外,金融市场改革的推进、市场化程度的提升,也可以减少波动,发挥价值发现职能。“稳汇率”是维持一个稳定、开放的资本市场的必要条件,对于“稳经济”和“稳金融”具有特殊意义。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